综合

未知力量之异象第二十四章

2020-01-24 20:18: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未知力量之异象 第 二十四 章

果然不出赵若茹所料,三架军用直升机并列着从地平线的山坳顶上啪啪啪地快速飞过来,悬停在撞机现场的上空后同时放下绳梯,十多个全副武装的士兵顺着绳梯滑下到地面,迅速展开了现场清理行动。

其中两架直升机收起绳梯后,在现场上空盘旋了半圈后调头往原路折返。另外一架则慢慢往刘毅点燃的柴烟标记飞去,像要在那里降落似的。刘毅见状,连忙和赵若茹一道迅跑过去。还未等他俩赶到,直升机已在一块平地上稳稳地降落了,从机舱里走出一个军官样子、年龄接近五十岁的军人,刘毅气喘吁吁地走上前去,没容刘毅开口,对方快步走上前并主动与他握手,表情肃穆地说:

“你好,我姓骆,是来处理飞机事故的。”

刘毅扫了一眼骆军官,见肩上领上都没佩戴军衔肩章,不知如何称呼他好,便打算向骆军官行个警礼算作打招呼了,但手刚放到额边上就被骆军官拉把手拉下了,说:“我们是平级的,你就不必行礼了。”骆军官则头想了一下,问:

“你叫刘毅,是AIS的最高指挥官吧。”

“是的,刘毅。”刘毅十分诧异,骆军官竟然知道他的名字。“杜副市长才是最高指挥官,我接受杜副市长的直接领导,他刚才就在直升机里面,可惜……”

“天灾人祸避免不了,你我都节哀顺变吧。”

这时,赵若茹接了个,样子挺紧张的,当即就向刘毅报告:“罗素娟来电,今天至目前止,已经死了三个村民,分别发生在沟壑旁的两条村。”

“都是怎么死的?”刘毅问。

“全是猝死,喉咙被虫蛹堵塞。”

“昨天四个,今日又死三个?”骆军官问赵若茹。

赵若茹连点着头。“是的,两天共死亡了七个。”

“目前有什么有效方法遏制未知力量吗?”

“暂时还没有。”俩人同时摇头。

“你俩肯定这是未知力量所为,而不是偶然事件?”

“骆军官,你看这个,”赵若茹打开图片,说:“这图片是杜副市长出事前让摄影师在直升机上拍摄的,十四公里长的大蛹痕,”

“这图案就是异象,死亡的异象!它一旦出现就意昧着必须有人要死,”刘毅道。

“我刚才在飞机上也看到大蛹痕了,是不是也要死?”骆军官又说:“按理说,你们俩人都见过蛹痕了,但你们也没发生什么事,现在不是活得好好吗,”

“是呀,这事我也很纳闷,”赵若茹苦笑了一下,“自见过蛹痕之后,我初时还以为自己的命已经不长了,能活到今日仍然生蹦活跳的,真有点庆幸。”

“说实在的,我自己也搞不清虫蛹为啥杀这个却不杀那个的理由,”刘毅紧接着补充道:“按以往案例的经验看,图案无论大小都要有人死亡,只是死亡的人数不同,图案越大,死亡的人数越多。现在这幅图案足有十四公里长,而且是沿着沟壑两头延伸的,我估计这次蛹痕的杀伤力非常巨大,死亡的人数……”

骆军官见刘毅不想预测死亡人数,也就明白这十四公里蛹痕异象的利害性了。他避开这个话题问道:“从以往案例看,猝死者的身边一般有什么特征?”

刘毅答道:“特征明显,未知力量往往是向单人独处的对象下手,我们已经通知村民要聚群,至少两人一组相处。”赵若茹继续说道:“原以为这样处理可以抵挡一阵,没想到……这两天的死亡人员都是在群体聚集的时侯突然猝死的,”

“虫蛹到底为啥要杀人,”骆军官拧着眉头问:“有没有查过它们的动机?”

赵若茹一脸茫然地摇摇头,“不是没查,而是没法查,根本就无从下手。”

刘毅插了一句:“我估计,未知力量这样做,是有意对AIS进行挑衅报复。”

骆军官微微颌首,道;“属于一方面原因吧,但也说明不了问题,AIS未成立之前的疯狂杀戮又作如何解释?……未知力量做这么大的动作,它们究竟想干啥?!”

“搞不清楚,”刘毅连摇头,“确实搞不清楚它们到底想做什么!”

“它娘的!”骆军官狠狠地骂道。他似乎有点激动,待稍为平静后,又板着脸孔肃穆着表情转身望着沟壑的远处,炯炯的双眸犀利地扫视着沟壑的两边,紧戚着的眉头不停地拧动着。良久,他将双手叉在腰上来回踱步地走了几圈,忽又停下脚步凝望着直升机撞岩的事故现场……渐渐,他似乎完全冷静下来了,慢慢转过身来,对他俩说:

“我想到你们扎营地那里坐坐,找杯水喝,方便吗?”

“欢迎骆军官,请!”刘毅半侧着身体,右手向前摆了一下。

……

半蹲半坐在草地上捣腾着簸箕绳的周伯,见刘毅带了一个军官过来,诚惶诚恐地站起身,拍拍手上的灰尘,问刘毅:“这军官是……”

刘毅正欲介绍,骆军官主动伸手道:“我姓骆,老哥贵姓?”

周伯见军官伸手过来,双手连忙往身上的衣服擦了几下,“免贵姓周。”

庞志权虽然当了十几年交通警,但从来没与军人打过交道。此刻见有个军官模样的人过来,受宠若惊地连忙跑到车上搬下几张X型的折叠帆布凳,都相继坐下后,他又去张罗茶水。瞧这军官气宇不凡,认定这客应是有来头的,便决定拿出他一直放在挂包里舍不得亮出来泡的好茶“英红九号”,欲泡壶好茶待客,说不定日后会有什么关照呢。

茶泡好后,他亲自端了一杯给骆军官,“骆军官,请用茶。”

骆军官端过茶杯,慢慢放到唇边,慢慢啧了几口,连声赞道:“好茶,好茶,没想到在这荒山野岭的扎营地还能喝到这上等的英红九号,真是感谢了。”

“骆军官真称得上茶圣了,连七号九号都区分得出,利害。”庞志权抓住一切机会奉迎骆军官,他满脸堆着阿谀的笑容,“骆军官觉得好喝就多喝点吧。”

“他叫庞志权,是梅州交警四中队队长,这次指派过来协肋AIS工作。”刘毅向骆军官介绍后,又对庞志权道:“看你,我俩相处这么久,从没见你泡过英红九号呢。”

宠志权尴尬地笑了笑,“刘sir不是天天在忙吗,哪有时间?”

周伯打趣道:“按你的说法,骆军官现在能喝这茶,就是闲得无事罗。”

“不是不是。”庞志权涨红着脸,连摆着双手。

见众人乐也融融的那么开心和谐,骆军官爽朗地笑了,“看来未知力量并没有把你吓倒呀,好,好,真是好!”他连说了几个好后,又扭头问周伯:

“周老哥,我听说过你那簸箕,有发挥作用吗?”

周伯一脸的沮丧,答道:“嘿,实话说,一点作用也没有,瞎折腾了几个月。”

“你之前不是说有点把握了吗?”刘毅问。

“理论上是这样说,但……它不行就是不行。”周伯有点垂头丧气的样子。

骆军官对周伯的簸箕绳似乎很感兴趣,问:“难道从来都未试过成功?”

“倒是试过一次,我做实验的时侯,忽地到了一个我从来没去过的地方,”周伯苦笑了一下,边摇头边说:“还未等我体会到怎么回事,一睁眼又回到了自己家里了。”

“这不成功过吗?”骆军官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他把凳子往周伯身边移了下,微笑着说:“你好好总结一下,去陌生地方前你做了什么事,这很重要。”

“我总结了,但一直试验都不成功。”

“一定是你漏了某个细节,你再细细回忆一下。”骆军官在努力引导他。

赵若茹插话道:“爸,会不会与时间节点有关呢?”

“哎?这个……我想想……”周伯双手叉在太阳穴两边,闭着双眼想了一会,“当时是几点钟?……对,电视在放联播,七点正的时辰。”周伯一拍大腿道:

“对,七是卯与辰的交界点,卯为木,辰为火,火克木而木又旺火,难得的相互交错的时辰节点,看来七与圆筒极有渊源,”周伯沉吟了一小会,又道:

“记得我当时在四中队算过一卦,是乾卦,也是与七有着密切关系。主卦和客卦都是1卦乾卦,三条爻当位,三条爻不当位,不存在有应关系。乾卦的代号是7:7,所以7是终极,它的主律也是7……联播也是7点……”

“我觉得很有道理。”刘毅认同周伯的分析。

周伯站起身,对刘毅说:“我先去准备,七点正再试。”

骆军官握着周伯的手:“周哥,马到功成!”

赵若茹的又响了,看着屏幕上显示是罗素娟的名字她就害怕。她很清楚,一般的小事她那边会自行处理掉,只有突发的大事件,罗素娟才会打过来请示。果然不出所料,罗素娟这次说话的声音是颤栗的:

“报告Manda,我们派往各村的AIS人员回报,沟壑周围的七条村同时发现大量虫蛹,虫蛹长度平均三CM,每条村估算至少有一至两万只虫蛹,铺天盖地的,树上、路上、家里,乌天黑地的全都是虫蛹,就像蝗虫灾害一样。”

赵若茹十分紧张,追问道:“村民的状态怎么样?”

“村民都很害怕,处于极度的恐慌绝望中。有人烧香拜佛,又人举家出走,反正各条村庄都乱作一团,图片已发到你的,我们等候Manda的指示。”

因为赵若茹的是开着免提的,罗素娟报告的案情大家都同时听到了。

“事态忽然变得很严重,看来未知力量要大开杀戒了。”刘毅拧着眉头说。

赵若茹接过话:“当务之急是同时转移这七条村的村民,平息他们的恐慌情绪。但是接近七千人要在同一时间转移,需要一百四十辆车,我们去哪找那么多车?”

庞志权表态说,“我们中队有六辆车,除了执勤车辆不能动,能抽出三辆。”

“马上向MZ市申请,让他们调动车辆过来增援吧。”霍医师不知什么时候已来到了这里,他一直静静听着大家的发言。他又强调说:

“现在只能这样办了。”

“不行,不能以的名义筹车,”赵若茹即刻否定道:“你们想过没有,市一旦发出通函,恐慌消息就会在民间不胫而走,到时会引起更大面积的恐慌潮,这种恐慌潮比未知力量更可怕,会直接造成大面积的****!”

骆军官说:“我同意赵小姐的分析,这次事件处理越低调越好。”

庞志权一筹莫展地站起身,狠狠地踹了一脚身边的树头。

霍医师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村民都被吓死了。我估计,未知力量的大规模杀戮即将开始,到时我们就更加被动了。总之,死的人越多,民心就越乱。”

赵若茹的再次响起来,又是罗素娟打来的。她忽地有种不敢接但又不得不接的犹豫。待响了六七声后,她战惊惊地按下接听键。耳边传来罗素娟紧张的声音:

“报告Manda,据AIS外围信息员刚刚传来的消息,各村外逃的村民带有虫蛹传播性,形式就像病毒传播一样,他们去到哪里,虫蛹就扩散到哪里,初步怀疑未知力量是借村民的身份信息,迅速扩张杀戮地域。短短二十四小时,虫蛹占领区从原来的七条村已扩张到九条村,随着村民的外逃,虫蛹占领区有加速扩张的势头……”

赵若茹觉得耳鼓嗡地一声,也许……未知力量的大肆杀戮真的动手了!!

刘毅站起身,“必须马上封锁虫蛹区域,避免虫蛹区域继续扩大!”

庞志权忧虑道“那样一来,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可我们……”

刘毅命令道:“若茹,打让邱秘书马上联系军方,请求军方的全力支援!”

赵若茹拿起正欲打给邱秘书,却被骆军官阻止了,他说:“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两件事,一是转移村民到部队军营,那里有军队协助村民生活,村民会安心。第二是封锁现有的虫蛹区域,不允许虫蛹区域继续扩大。刘sir,当前任务是这样吗。”

“是这样,也是当前两项最艰巨、最紧急的任务。”

骆军官倏地站起身,请求道:“刘sir,这两项任务就交给我吧。”

“骆军官,这……”这两项任务需要调兵遣将,刘毅觉得还是直接请示军部更好。

骆军官向刘毅敬了个军礼,“放心,刘sir,我们保证完成任务。”他说完便向一直不离身的机要员招招手,机要员立即从腰间掏出一个两指大小话筒,在话筒的边上按了几个键,调好频率便递过来。他对着话筒清了清嗓音后,说:

“吕斌,知道龙洞村那十四公里长的沟壑吗。”

“熟悉得很,我们经常在那区域搞拉练。”

“你们728旅离沟壑最近,周边七条村的位置小路都清楚吗。”

“我们与周边十一条村都建立了军民共建关系,那七条村就更熟悉了。”

“好,”骆军官威严地大声道:“我会从直升机团派出二十五架直升机全力协助你部行动;现在命令你部,派出卡车和直升机协作,转移虫蛹区域大约六千多名村民到部队军营暂住,并安置好村民的生活和卫生及防疫;命令你部派出至少两个团的兵力封锁现有的虫蛹区域,严控村民继续流出虫蛹区域,以免扩大失控范围。”

“是!728旅吕斌保证完成任务,请司令员放心!”

司……令员?!

身边这位没有任何官架子的骆军官,竟然是堂堂的军区司令员?!

……

清远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治疗银屑病多少钱
蚌埠治疗阳痿费用
菏泽治疗睾丸炎费用
东莞白斑病十佳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