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流年石頭木木短篇小說

2019-10-12 17:12: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盘古开天辟地

  上古混沌时代,天地像饺子馅样搅拌着裹在一个坚硬的壳里分不出彼此有个叫盘古的巨人就蜷缩着睡在这天地中间,周围昏蒙蒙的漂浮着蛋清样浑浊的粘稠状黏液巨人盘古就这样整日侧躺着,一动不动,一睡就睡了十万八千年他睡觉时打呼噜的声音比我们听到的雷声还响亮,呼出的气体轻飘飘的变成雾气环绕着他大山样的身体他就像母亲体内的婴儿一样安逸地静躺着

  巨人不知不觉中慢慢长大,身上的肌肉山丘般一点点凸起,形成了连绵不断的山脉头上长满了森林样黑色的头发,手脚节节拔高伸长,最厉害的是不断生长的骨头发出咔咔清脆的声音小小的鸡蛋壳样的空间岂能容纳盘古不断生长的身体,他就像土地里延伸的小草根须,在浑圆的蛋壳状的天地四周挤裂开许多细小的缝隙缝隙随着盘古的不断成长逐渐延伸到深处他依然浑浑噩噩地沉睡着,逼仄的空间让他感到压抑,手脚不能自由活动好像被捆绑的粽子这种束缚压迫的紧张感通过他粗大厚重的皮肤沿着血管和神经闪电样传导到大脑和心脏心脏扑通通地剧烈跳动,以便输送更多新鲜的血液让身体自由;大脑仍在沉睡,刺激着某些活跃的神经元梦就在这无限极的刺激下萌生了,这是巨人苏醒的前兆梦里的世界混乱颠倒,蓝色的精灵、长着长舌的鬼魂、瘆人的吸血鬼镜头样闪现,充满了黑色的神秘和恐怖梦中的盘古轻微地抽搐下,展开的手臂却被坚硬的壳碰了回来他感到难受压抑,梦里的思绪木偶样牵引着四肢,手脚却沉重的无法挪动他感到愤懑、气恼,第一次有了痛苦和冲动,他想翻身一跃,砸掉这些拖累他的绳索梦中所及,身体好像漂浮在浅白色的液体中,手臂高举,奋力一挣液体受惊吓地在手掌的打击下分开,留出浅浅的路他刚要庆幸,推开的液体像打开的花瓣瞬间又羞涩地合拢,溅起的水花坠地无声,归于默然他使出的力量眼睁睁地被这股无名的液体吸收、吞噬,他感到惊奇、恐惧手指轻轻触摸,感觉轻柔细滑粘稠绵软却始终搞不清楚自己使出的力气跑哪里了就像他搞不清楚自己从哪里来,为何会被困居在梦境里他用简单的头脑思索起这种奇怪的现象,开启了人类智慧的曙光

  梦境反复无常转瞬即逝,如白驹过隙昙花一现盘古的梦痛苦而压抑,身体到灵魂都承受着无尽的折磨他渴望结束这种煎熬,恢复到懵懂无知的混沌状态,就像人类眷恋童年厌弃眼前的成人世界可时间这把尖刀却不放弃任何显示威力的机会,它用无形的力量折磨着巨人盘古

  有压迫就有反抗,微弱的压迫火苗样摇曳着越燃越烈,大有燎原之势盘古承受着这种无形的痛苦,身心疲惫不知何时是尽头他用博大的胸襟接纳和消化,试图将这股无名罡气揉化掉就像液体化解他的力量一般可人心哪能和大海相比呢他越克制,压迫的力量越强大,膨胀着要将他山川样的身体摧毁意识的小偷悄无声息地溜了进来,试图唤醒他沉睡的身体慢慢的,盘古的头脑跟着意识开始溜达,摇醒滚圆的头颅、穿过柱子样的颈部、漫过开阔的五脏六腑,牵连拉起沉重的四肢贯通了身体的每个角落,甚至惊醒了皮肤上芦苇茎样摇曳的汗毛身体在意识的怂恿下,群起而攻之反抗着无形无影的压迫

  盘古猛一哆嗦甩掉了诱人的梦境,呆呆地发懵,回回神,看着身边的昏暗身体也在哆嗦中醒来回归了本真黑暗水一样浸透他的身体,让他感到压抑无望他要奋争沉睡是一种黑暗,醒来难道还要永处在这种无望的荒谬中吗他展了展山脉样坚实有力的胳膊,伸伸懒腰,吐出心中压抑已久的气息气息白淡如烟,游云样漂浮着从眼前升起又消散他惊叹这种不知名的气体从自己山峦样伟岸的身体里喷出,手不由自主向上挥了挥要扑捉这种无名的生命,挥动的巨响在混沌的世界掀起翻天巨浪手中却空无一物,抓不住任何东西孩子顽劣的天性占了上风,于是他又张开鄱阳湖样的大嘴,深吸一口气,吐出浓重厚实的云雾,继续挥舞去扑捉不经意间,手碰触到身边的黄金巨斧,他身体中深藏的火焰瞬间被点燃,七腔八窍的精力凝聚成一点,擎起巨斧,左右挥舞“咔嚓嚓”的声响打雷样滚滚翻腾,他也顾不上多想,沉睡了万年的百骸需要活动伴着滚滚雷动,看似坚不可摧的黑暗有了松动,环绕在身边黏稠轻软的液体有了变化:厚重暗色的缓缓下沉,轻盈清透的慢慢上浮他继续挥舞,将躯体里蕴藏的无限能量尽力发散,听着耳畔“咔嚓咔嚓”惊天动地的巨响,身体里的肌肉和骨头痛快地纠结着发出愉快的声响轻盈的气上升形成了天,厚重的物下沉形成了地脚踩着厚重结实的大地,头顶着苍茫的天空,盘古终于能够安然地吐气了没有了眼前的压抑和黑暗逼仄的局促,他缓缓地松了口气,甩甩头,豆大的汗珠暴雨样倾盆而下淹没了土地他看着自己创造的天与地,心中释然

  打破了混沌,世界有了崭新的开始可元初的天地紧紧相连,动荡不安,天空如孩子的情绪,时哭时闹,不时有大片的云朵掉到地上荡起沙尘暴大地也没有沉睡,剧烈摇晃着让盘古感到紧张不安,地穴深处不时喷射出滚烫的岩浆,烫的他要不断变换位置寻找安全的地方盘古蒲扇样的大脚在大地上奔走,脚趾间踩出了远古的高山和峡谷他思量着,如何才能让天永远是天,地永远是地,两者互不相侵,和平共处经过了久远深沉的思考,他抱着必死的决心,看着迷蒙的远方做出了一个生死攸关的决定,他要依靠自身的力量让天地分开盘古双手托举起无垠的天空,好的是天空很轻很飘没有多少分量,吸食吐纳之间,天空随着他的成长日增一丈,他吐出的气体成了朵朵白云悠悠地在天空中飘荡脚下的大地也延伸加厚,伴着他走过了少年、青年、暮年……暮年的盘古身高十万八千丈,天地也相隔十万八千里看着自己经营一生的事业,天清云淡,再也没有云片落到地上;大地稳固厚重,不再受惊颤抖他熟悉大地的每一寸土地,天空的每一处蔚蓝,那是他的生命和血骨的化身他虽年迈,双目依然炯炯有神,如电如炬蓬松散乱的发间时有鸟鸣雀叫,鲲鹏翱翔古木般的臂膀失去了最后一丝力气,但他依然坚挺地屹立着当他耗尽了最后一丝精血,无限留恋地看着生他养他的天地,瞌上双眼,轰然倒塌天地为之动容,惊雷滚滚,风卷云涌,地动山摇,熔岩奔流他倒下的躯体完成了最终的涅槃,双目变成日月高悬天空,日夜守护着他深爱的天地;头发胡须化作点点繁星,装饰出美丽的天空身躯和四肢成了高山,支撑起无边的天际;筋骨和血脉汇成了道路和江河,交织着大地的经纬;肌肉化作土地,皮肤和毛发成了茂盛的草木;连最后的牙齿、骨头都成了蕴藏在大地深处的金银铜铁、玉石宝藏自此,乾坤流转,世界诞生了

  二、木木的前世今生

  不知过了几世几劫,天地更清爽了,鸟语花香,溪水潺潺在盘古倒下的地方,他心脏最深处的血液融化进苍茫的大地形成了一条古老的江河江河在大地的肌肤上流经了亿万年,温柔地冲刷出蚯蚓样的河床河床广阔无边,下边蕴藏着盘古牙齿骨头变成的金玉宝藏,上边布满大小不一的石块,它们才是我们关心的主角

  亿万年后,盘古倒下的地方芳草盛开,百花争艳潺潺的流水微风般抹过安静沉睡的河床河床静静地沉睡着,怀里躺着它美丽的孩子——小石头硕大无朋的石块蕴含了盘古的精血,历练了千年的风霜雨雪,看遍了世态炎凉,渐渐地安静了下来这些形态各异,大小有别的石头静静地躺在河床上犹如躺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有块房子般大小的石头,他叫木木,是盘古倒下后深埋在地底下的他深埋在大地宽广的胸怀里,在没有光明的日子里,他安静地沉睡着,没有幻想,没有索取,只想着静静地躺在大地心里直到死亡因为他的曾祖辈、祖辈、父辈都是这样过来的,他们从诞生以来就静静地躺在大地的怀里,他们没有见过溪流、没有见过阳光、甚至没有接触过一丁点外部世界,时间久了,他们也丧失了好奇心,想着幸福就是一家人和和美美地相处直到老死偶然,会有潜游下的蚯蚓从他们身边走过,它黏黏的滑滑的,像蛇却没有蛇的威力,像虫,却少了脚足石头们问:“你是什么从哪里来啊世界上除了石头还有别的什么吗”蚯蚓说:“可怜的石头啊外边的世界大得很,有松软潮湿的泥土,泥土里香甜的烂树叶、小动物的尸体、腐殖土都是可口的美食人类都尊崇我为拓荒者,再难啃的盐碱地,只有有我们蚯蚓家族,用不了几年都会变成良田沃土”蚯蚓说着继续蠕动着细软无骨的身体,木木赶紧问:“外边的泥土和这里有区别吗”蚯蚓回过头,停顿了下,说让我尝尝看片刻,它抬起头,发着嗡嗡的声音说:“我吃过东北的黑土地,吃过珠穆朗玛峰的冰雪,吃过大平原的草地,吃过……咳咳,还吃过……”蚯蚓说着,噎住了止不住咳嗽了几声,清清嗓子,依然嗡嗡地说:“这里的土有点酸,后味不错,带点甜,有法国红酒的味道”说完自顾自地离开,身后拖出一条闪亮的光带

  过了数万年,木木早忘却了蚯蚓他依然沉睡在大地深处,那里是个美妙的世界,不时有奇妙的声音透过厚厚的岩石、沉重的泥土传到他的耳朵里每次,当有不同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时,他都竖起双耳静静地听妈妈说那是大地的呼吸声音带着奇妙的旋律,时而浑厚惊天动地,时而轻曼袅袅娜娜,还有许多复杂多变啾啾赫赫的声响在他的生命里,每次邂逅那些天外来客般的声响都就会让他心潮澎湃激动不已,他每天都盼望着,静静地期待,无论沉睡或苏醒都竖着耳朵,好多次,那种轻妙的声音一闪即逝,容不得他回想就销声匿迹躲了起来他庆幸,自己喜欢大地的声音,那是一种寂寞生活中的回馈,没有那些声音,他的生活将淡然无味有了期盼生活才更美好偶然,大地会发怒,惊恐地摇摆动荡,晃的他头晕目眩,只想呕吐最悲剧的是,那些从大地身体里流出的红色岩浆,他们滚滚而来,夹着烈焰和炽热,杀死了他不少兄弟姐有次,他被熔岩包围,父亲奋不顾身地挡在他和母亲前面,他眼睁睁地看着赤红的熔岩将他的父亲一点点杀死带走,他却无能为力被烧的遍体鳞伤醒来,父亲走了,他和母亲痛苦地拥抱着,残存的躯体断裂成几块自此,恨的种子就在他心头发芽开花

  成人了,母亲的身体却日渐衰老,两人相依为命,他成了母亲的山,母亲也成了他的河他和母亲依然沉睡在大地深处,偶尔,会和身边的朋友们聊聊天,打发一点寂寞的时间他想着生活本来就是如此,静静的生、平安的过,直到老死一天深夜,他和母亲都累了,作为石头的他对深夜和白天自有判断标准白天,土地松软暖和,好像裹在被子里;夜晚,土地冰冷坚硬,很容易碰破皮他和母亲紧紧相依,周边的泥土也黑沉沉地睡着了,发出轻微的鼾声他有点累,却睡不着想着离去的父亲这时候,一滴透明的水滴不经意滴落到他头上,凉凉的带着几许寒意他愣了下,悄声说:“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啊”水滴俯下身子,闪着透明的微笑说:“我是唐古拉山雪域高原上的一滴雪水,走过了中国的腹地现在正沿着古老的河流下潜和美丽的地下暗河相会”木木惊艳地说:“你走过了好多地方,外边的地方大吗”水滴闪着亮亮的笑容说:“大啊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我生在遥远的雪域高原,那里有金黄的青稞、成群的黑牦牛、连绵不断的群山、还有蓝蓝的天空、绿油油的草地、四季常青的流水……”水滴的话语把木木带进一个崭新的世界他呆呆地望着水滴,心里嘀咕着你不是骗我吧蚯蚓不是说外边的世界和这里一样,充满了泥土吗

  木木又问水滴:“外边那么美丽,你为何还要和地下河相会呢”他不无担心地说:“你这么单薄会粉身碎骨的”水滴看了看木木,悠悠地说既然见过了美丽,死又奈我何我是一滴水就要和河流交融,那是水滴的使命说完,水滴默默地转过身,坚定地朝更深邃黑暗的地下走去

  三、木木的幸福生活

  水滴走后,木木偶然会想起他世界上,没有彻底的遗忘,或许你会因时间的关系将曾经在你生活中出现的淡忘掉,但它们的存在就像裂缝,即便再好的黏合剂也无法将它粘合到元初的状态木木整天躺在母亲身边,有了地火涌动的磨难,他对母亲更加依恋上次的地火带走了他不少兄弟姐妹,它们都是和他一起诞生、争吵、嬉戏、长大的,眼睁睁地看着它们被带进死亡的深渊,他的心阵阵刺痛母亲很理解他心底的想法,时常温柔地抚摸安慰才让他度过了最黑暗的岁月水滴的出现开启了他内心长久压抑的欲望,对外边世界的眷恋和期待常常搅得他寝食难安,梦想着有一天能够走出泥土,看看水滴说的蓝天、白云有了想法就像树木扎了根,遇到再坚硬的岩石也要破裂而行

  不幸接踵而至,不给他留下任何喘息的机会地火过后,不知经历了多少世纪,日子如水样平平淡淡地度过,木木也习惯了这种无忧无虑的生活,认为自己的生命终究会埋没在黑色的泥土里,伴着砂砾沉陷到大地的深处和他的祖父辈们一样他心存幻想——偶尔回忆起水滴就把梦晒一晒——却没有奢望那天——可恶的那天——这是他终生诅咒的日子,如果没有那一天,他会寿终正寝,安安稳稳地和母亲相伴到老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生命的轨迹也不是石头可以左右的那一天,和平常的日子一样黑色的泥土充满了水分,湿漉漉的黏了他们石头家族一身,他不太喜欢这种黑色的潮湿阴暗的家伙,却只能无奈地接受名字叫小疙瘩的泥土说你们躺在我们的身体里,还要嫌弃我们吗俗话说:狗不嫌家贫子不嫌母丑你们还有良心吗我们潮湿是在孕育生命干旱的话,沙尘暴早把你卷到九霄云外了,炎热的阳光会把你晒裂,让你瞬间从这个地球上蒸发掉木木虽然讨厌小疙瘩的啰嗦,却不得不承认泥土们天性温柔,躺在他们的身体里面软软的柔柔的很惬意即便他发再大的脾气,泥土们都不会生气刚才,小疙瘩的一番表白木木没听进去,他最关心的是地球、沙尘暴、龙卷风等陌生的字眼,泥土们遍布世界各地,他们见多识广,会经常交流见闻,这点常常令他折服

  共 14 4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讲述了一块石头在穿越前世今生时的各种奇遇开天辟地的传说我们都不陌生,小说从盘古开天辟地写起,描述了盘古经历了种种觉醒与磨难,造就了天与地他身体的各个部位变化成自然界不同的生物,他倒下的地方融成了江河、石头木木是众多石块中的一块,它被深埋地下,看不到外边的世界,以为身边就是世界的全部,甚至不相信小蚯蚓的话直到经历了地火、洪水,先后失去了父母、朋友,他伤心失望之余,眼界也开阔了一路上,他遇到了水滴、泥土、山林、湖泊,听它们讲述知道的一切木木躺在河床上享受着自然的洗礼,感受着风的轻柔,认识了云朵、星星、月亮这些自然界的生物,也感受着美丽的自然被人为破坏的无奈与残酷木木无意间被女孩瑶瑶带在身边,他在不同的地方看到了他的兄弟姐妹,它们以各种形状呈现,无法决定命运的何去何从当最原始的美遭到破坏,木木最思念的还是把它变成圆润的河水,那是爱的使者心是路的天涯,朋友是爱的陪伴这是小说中的一句话,形象地道出了石头木木的心路历程小说最细致入微、生动形象的描写,全景呈现了大自然的美丽,几乎概括了所有的生物,它们一样是有思想、有生命,存在于各自的世界中小说同时告诉我们,要爱护自然,爱护一切存在着的生灵,给它们自由呼吸的空间【:一朵回忆】

  1楼文友: 10:15:59 读这篇小说,学习了很多知识尤其是对自然界生物的描述,生动形象,引人入胜

  文字插上想像的翅膀,就有了更大的飞翔空间

  感谢作者的文字 时光是一朵清澈的回忆

幼儿佝偻病引起的O型腿
佝偻病所致o型腿如何治疗
老年痴呆前期怎么治疗
脑梗死常用中药通心络效果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