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思路·赏析】《日出》中的陈白露

2019-09-14 06:17: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陈白露,是曹禺剧本《日出》中的一个重要人物。
陈白露本来是书香门第的 ,有文化又富于生活乐趣:喜欢春天,喜欢青春,喜欢太阳,更喜欢自己,她读书时与方达生恋爱,方到外国留学去了,她又爱上一个诗人。
据她说,那个诗人很特别:“让他一个人说话他最可爱,多一个谈天他简直蹩扭得叫人头痛,他是一个最忠心的朋友,可是个最不体贴的情人。”她与诗人结了婚,生了一个小孩。那时他们的生活真象天堂一样的美。诗人的信念是“太阳出来了,黑暗就会过去的。”她对诗人的这一信念也很欣赏,时常挂在嘴边。但是,她追求的却是尽情享乐的生活。因此,他们对共同的生活逐渐感到平淡,无聊,厌恶,甚至互相觉得是个累赘。不久孩子死了,把他们捆在一起的绳子断了。她挨过诗人的骂,也挨过打,她忍受不了了婚后的“平淡,无聊,厌烦”,终于与诗人分离。诗人一个人追求他的希望去了,陈白露却走上一条沉沦的路。
她一个人从家里闯出来,演过电影,当过红 ,后来成了一个颇有名气的“交际花”,住在高级宾馆,出入于舞厅,公馆之间,混迹于上层人物之中。她交的朋友,有操金融市场的金八爷、精明能干的潘经理、被称为“上等货”、“口袋里有几个钱”满口洋话的张乔治和一对庸俗不堪、令人发发呕的活宝胡四和顾八奶。她过着“别人甘心愿意来维持的”污秽生活。“她高傲任性,厌恶和鄙视周围的一切,但又追求舒适和有刺激性的生活。她玩世不恭又孤独空虚地生活在悲观和矛盾中”,终于被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腥风恶浪掀起的腐烂的生活漩涡所湮没。
方达生的到来,拨动了她的心弦,激起了她心底的波澜,她似乎回到了与方达生青梅竹马的青梅竹马的时代。她无意中看见窗上的霜花,兴奋地来叫方达生,“你看,霜!霜!怎么?春天来了,还有霜呢!”“我顶喜欢霜啦!你记得我小时候就喜欢霜,你看,霜多美,多好看!”她还指着窗上的霜花,“你看,你看,这象我么?”“这不是一对眼睛?这高的是鼻子,凹的是嘴,这一片是头发。你看,这头发,这头发简直就是我!”这时的陈白露,心灵是多么的纯洁而天真!方达生高兴地说:“我今天看了你一夜晚,就刚才这一点还象以前的你”,可惜“你那些朋友一个个象发疯似的”。陈白露又恢复了平时那种习惯了的漠然神态,笑得很不自然地回答:“发疯,对了,我就天天过的是这样的生活”,方达生望着陈白露,心里难过而忍不住地叹息着说:“真的我没有想到,竹均,你居然变——”这“竹均”二字猛地使她一惊,引起了她无限凄凉的回忆:“竹均,竹均,多少年没有人这样叫我了。”在老朋友面前流露出她内心深处非常孤寂空虚的真情。方达生诚挚地责备她,“一个单身女人,自己住在旅馆里,交些不三不四的朋友,这些行为简直是放荡、堕落,”但是,“竹均,我看得出你也厌恶他们,而你故意装出满不在意的样子,天天自己骗着自己”。他真诚地希望她离开这个陷井,跟自己一道回去。陈白露却冷漠地说:“回到哪儿去呢?你明明知道我家里没有人了”,我是“一辈子卖给这个地方的”。但她又问方达生,“你有多少钱?”“我要舒服,我出门要坐汽车,应酬要穿些好衣服,我要吃,我要花钱,我要花许多许多钱,”方达生质问她,“你以为这样弄来的钱是名誉的么?”陈白露愤然地回答:“什么叫名誉?我这里很有几个场面上的人,你可以瞧瞧,形形 银行家,实业家,做小官的都有。假若你认为他们的职业是名誉的,那我这样弄来的钱比他们名誉得多。”“我没有故意害过人,我没有把人家吃的饭硬他到自己碗里。我同他们一样爱钱,想法子弄钱。可我弄来的钱是我牺牲我最宝贵的东西换来的,我没有挖空心思骗过人,抢过人。我的生活是别人甘心情愿来维持,因为我牺牲我自己。我对男人尽过女人最可怜的义务,我享着女人应该享的权利。”这是她痛心的控诉!绝望的挣扎,也是她对旧社会罪恶生活的尖锐抨击。可见,陈白露与方达生的爱情纠葛,概括了多么丰富的社会生活内容,反映了这个陈白露多么曲折痛苦的心灵历程。一方面是,黑暗的社会在吃人;一方面是,挣扎,反抗,“一个人闯出来,不靠亲戚,不靠朋友,能活就活,不能活就算”。陈白露所追求的,难道不是做人的起码的尊严?
陈白露热爱生活,又厌恶生活。她明知道这种“生活方式”是残酷的桎梏,也试图进行抗争,但又“象金丝笼的鸟”一样,已失掉了自由天空里飞翔的能力,不得不落脚在这丑恶的生活圈子里。她并不甘心这样“生活”下去,她又不愿同方达生一道走。她被一张无形的“卖身契”束缚住了,使她堕落。但她并没有彻底堕落,正如方达生评判的,她这两年的生活已经叫她死了一半。她在沉沦中仍在挣扎,在吃人的圈子里还能坚持正义,对弱小者给予同情。所以说,她与一般“交际花”不完全相同。
陈白露不甘堕落,还突出地表现在救小东西的过程中。在那个尔虞我诈的社会里,救小东西,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小东西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不幸死了父母,落入鸨妈的手中。更不幸的是被金八爷看上了。小东西害怕他,又躲不开他、一气打了多八爷一巴掌;得罪了金八,挨了鸨妈一顿毒打,只得悄悄逃出来,躲进了陈白露的休息室。陈白露决定就是冒犯金八爷也要把小东西救出来。但是她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不得不求助潘月亭。潘月亭即显出满不在乎的样子,陈白露就要挟他。潘月亭只得连连答应:“我管,我管”。正在这时金八的打手黑三一伙找小东西找到陈白露的门前来了。陈白露急得催潘月亭快开门出去“叫他们滚蛋”。“潘月亭知道金八这个家伙背后复杂,不大讲面子”。他自己不敢管,还劝陈白露也不必去管。陈白露负气地说:“你不管就不管,不要拦我”。她果断地把小东西藏在右边屋里,又叫潘月亭去左边屋里躲起来,自己才大开中门。黑三一伙气势汹汹地拥进来。陈白露声色俱厉地叫道:“站住!”“谁叫你们都进来?”黑三之流一时被她威严的举动镇住了,进退不得。片刻陈白露又很客气地说:“你们怎么不进来呀?”黑三一伙转瞬间又以一副“为虎作伥”的架势一轰而进,还说些不三不四的话来刺伤陈白露。称是为金八爷来搜寻小东西的。陈白露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说道:“八爷就在这里”,“八爷刚才告诉我叫你们滚开”。黑三一伙凶神一样狞笑着,直向陈白露走来,还不停地说:“八奶奶又要跟我们打哈哈啦”。陈白露急中生智,向左边屋里大喊:“八爷,八爷,你先出来教训教训他们这帮混帐东西”。这时潘月亭出来了,“白露,叫什么,八爷睡觉了。”他又问黑三,“你这是干什么?我刚跟八爷进来,到这儿来歇歇腿,抽口烟,你们在这儿是要造反,怎么啦?”“我烧一口烟,叫金八爷起来陪陪你好么?”黑三一伙吓得乖乖地逃跑了。陈白露由衷为“第一次做了这么一件痛快事”而感到高兴。
张乔治向她求婚,吹虚他自己“在广东路有一所房子,大兴煤矿公司也有些股票,在大丰银行还有着几万块钱的存款,”又说他“还在衙门里做事”,在外国也很不坏,“是哲学博士,经济学士,政治硕士,还有……”陈白露截住张的话叫道:“达生,达生,你快出来,赶快把窗户打开,这屋子酸得厉害,我要吸一点新鲜空气”。这充分表现了她对那满身铜臭的“高等货”的鄙夷。
她蔑视一切,执着地追求个人的自由和生活的享乐。但她毕竟要靠别人来维持她的生活。那些甘心情愿来维持她生活的人,如潘月亭,在金八操纵的金融市场上被挤垮了,曾经苦苦追求过她的张乔治,一个钱也不肯借她。她面对着桌面上的一卷账单,天亮前就要还清的账单啊!她不得不一片一片地硬呑下安眠药,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促成陈白露这死,有四个原因:
救小东西的失败,使看到了自己的命运。她感到了自己在那样的社会里没有什么价值。她对未来失去了信心。
潘月亭的破产,使她失去了靠山。这不仅使她娇纵奢侈的生活没了保障。更是让她丧失了信念。
无法偿还的债务的压力,成了她的一大负担。
她去找张乔治借钱,受到奚落。这是对她精神上的最后一击。
这些让陈白露走投无路,她陷入了现实和理想的深深矛盾之中。她选择了死亡。对于陈白露这一人物形象,我们决不可简单化地看待这个艺术形象,它具有深刻的典型意义和美学价值。

共 2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日出》反映的是三十年代旧中国都市的令人怵目惊心的现实生活,它以陈白露寄居的豪华的大旅馆和小东西陷身的下等妓院为活动场景,通过众多生动的艺术形象,将一幅鲜血淋淋的社会形态,呈献在观众面前。对着那个“损不足以奉有余”的不公平的社会制度,作者喊出了“你们的末日到了”的愤怒吼声。作者在对《日出》的理解之上,恰到好处的将陈白露这一人物形象分析呈现给读者。使读者对陈白露鲜明的个性有了更深的了解,令读者对陈白露这一栩栩如生的人物经久难忘。推荐阅读。【编辑:小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12 19】
1 楼 文友: 2012-11-22 16:05:11 谢谢小懿的编评!辛苦了! 当你快乐时,你要想这快乐不是永恒的。当你痛苦时,你要想这痛苦也不是永恒的。
2 楼 文友: 2012-11-22 16:10:26 好故事,谢谢姐姐的精彩文章
回复2 楼 文友: 2012-11-22 21:19:59 谢谢小懿!
 楼 文友: 2012-11-22 19:05:55 能编到姐姐的文章我很高兴
4 楼 文友: 2012-11-22 19: : 5 欣赏心儿佳作,问好哈。
回复4 楼 文友: 2012-11-22 21:20: 5 谢谢花花!宝宝上火怎么办
孩子脸发黄是什么原因
小儿中暑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与盐酸小檗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