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神门第二章合谋

2020-01-24 22:27: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门 第二章 合谋

……

一只火翎鸡有多大?省着吃最少也够三口之家吃上两顿有余了。

所以,方正直这一顿吃得很饱,小肚皮都被撑得圆鼓鼓的,小嘴里不停的往外吐着气,嘴角还流着未抹尽的油渍。

找了块石头,好好的休息了一会儿后,将周围残余的骨头全部毁尸灭迹,方正直又用他那双乌黑的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被人发现和跟踪,便哼着小曲背负着双手,如同一个小大人般慢悠悠的向着村里踱去。

“这里的山路十八弯啊,这里的水路……咦?”刚走到村口,便看到村里传来一阵阵嘈杂的声音。

“我的天啊,神候府的人居然到我们南山村啦!”

“祖宗神佑啊!这简直就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啊,难道我们南山村也要出通晓道义的大人物了吗?”

神猴府?

也不知道和西游记的那只猴子有什么关系。

方正直无视掉村民们激动而热切的议论,伸出小爪子擦尽嘴角的油水,继续向着自家的方向走去……

……

南山村因坐落于‘苍岭山’之南而得名,巴掌大的地方,前河后山,百多户人家,放到整个世界来看,无疑就是浩瀚星海中一粒不起眼的尘土。

四门小宅院的大门口,堆满了宅院主人从山下砍回来的干柴,方正直偶尔会想着,要是再点上一把烈火,估计整个四门小宅院一下就可以“得道升天”了吧?

“干柴啊,那个烈火……”

方正直继续哼唱,很快的绕过小宅院的大门,转向旁边一条小路,又走了十多米,便看到一座由土石堆彻,顶上堆着青色瓦片的土房。

这里,才是方正直这一世的家。

“村长,童试名额的事情就这么定了吧?”

“那可不行啊,村长!”

刚推开土房门前的栏栅木门,方正直便听到里面传来两个女人的声音。

对于这两个声音,方正直还是很熟的,很容易分辩出前面的声音正是来自旁边四门小宅院的女主人,一个膀大腰圆,总喜欢在头上戴着一块红色头巾,年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

邻居嘛,方正直对她家的布置很熟,为了增进邻里间的“友谊”,他早上才刚刚去过一趟。

而第二个声音,自然就是方正直这一世的娘亲‘秦雪莲’,一个有着及腰长发,人如其名,如天山雪莲般的女人。

至于这样一个娘亲为什么会嫁给自己的老爹?

那实属是巧合。

据传说,是因为自己的老爹在年轻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把自己这位娘亲给看了个通透,然后,自己那位老爹倒也实诚,逢人便说秦雪莲已经被自己看光了,这以后要是嫁给别人了,那自己不就等于给人戴了顶绿帽子吗?实在是心中有愧啊,云云……

这一说便说了足足三年,别说是南山村了,十里八乡的都知道了这件事情,然后,自己的这位娘亲就不得不考虑一下名声方面的问题了。

对于自己老爹的实诚行为,方正直表示出不耻,可对于老爹逢人便说,硬说了三年的毅力,他却必须要说一句。

“坚挺,实在是很坚挺!”

秦雪链的长相脱俗出尘,身材也玲珑有致,只可惜,身上那套衣服明显已经洗得有些发白,唯一新的地方,便是裤腿上那个刚刚缝上去的补丁。

“娘!”方正直推开栏栅后便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句,倒不是装嫩,只是他现在的声音就是这个样子。

要是真喊出三十岁老爷们的粗嗓子,估计就算是神仙也要被吓个大跟头。

“正儿回来了,渴不渴,快来喝口水……”秦雪莲一听到方正直的声音,便顾不得其它,端起一碗水,像一阵风一样刮到了他的面前。

方正直倒也没有推迟,刚刚吞下一整只火翎鸡的他正噎得慌,咕噜咕噜便将一碗水喝了一大半。

放下碗,又打了个饱嗝后,方正直才发现,他家小院里还有一位客人。

一个有着长长的白胡须,手上时刻提着一个长烟杆的老头。

方正直认识,南山村现任村长大人!

以大人称呼,并不是开玩笑,在南山村这样的“世外桃源”,村长是真真正正的大人,土皇帝。

用一句最简单的话来概述这位村长大人的权力,就是,所有南山村村民打猎回来的猎物,都要经由村长大人分配!

“方家媳妇,老头我还要去别家张罗呢,这事情就按李家媳妇说的定了!这次神候府的人到南山村来,吃的,喝的,住的那都是要解决的,李家媳妇一口气捐了四只‘火翎鸡’,又让出了一间大石房,名额上总是要优先一步的。”

村长大人伸出粗糙的大手,在身上拍了拍,又磕了磕手中的烟杆,往口里一吸,吐出一个烟圈儿。

“不就是火翎鸡吗?我现在去借可以吧?”秦雪莲一边将方正直往屋里领,一边整了整破旧的衣服,便准备出门。

这让方正直有些好奇,自己这位娘亲平时可是很好面子的,没什么难事根本不会向邻里求助,是什么事情让她这么坚持?还要去借火翎鸡?

“雪莲妹子要去借火翎鸡?咯咯咯,我没听错吧?这邻里邻居的有火翎鸡的就那么几个,今日里神候府的人到南山村来,可是都献出去了,哪里还借得到啊!”

正在方正直疑惑间,膀大腰圆的李家媳妇却是掩着嘴笑了起来,笑得身上的肉都有些微微的颤动。

“这……”秦雪莲脚步一顿,秀眉微皱。

“雪莲妹子,听姐一句劝,南山村上下那可是有着百多户人家的,总不可能每家每户都去参加神候府‘考选’的,村长这样安排那也是为了全村的将来考虑,你想啊,神候府的考选,那看的可是咱南山村的实力,要是参加考选的成绩不好,到时候能不能设下‘道堂’都是个问号哩!”李家媳妇再次劝道。

童试,考选,道堂……

联想到进门前听到的童试,方正直乌黑的眼珠子一转,终于明白了过来。

应该是有个什么神候府来南山村举办考选,然后又不可能让村里所有人全参加,就只能挑选,而村长大人似乎就是这次挑选的关键人物。

只是……

既然村长才是关键人物,这李家伯母来我家干嘛?看来是不太放心,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两人是“合谋”!

敢合起伙来欺负我娘?这可就不能忍了,方正直可不是那种喜欢“忍辱负重”的人,他是那种,你敢推我一下,我就敢马上回你一巴掌的人!

“李家嫂子,你可以说我家捐不出火翎鸡,但你凭什么就说我家正儿的成绩不好?”秦雪莲可以忍着别人说自己家穷,却绝对忍不了别人说自己的儿子不行。“

“好了,都别争了,事情就这样说了!老李家这几年给村里贡献了不少,每次猎物上交的也多些,这考选的正试肯定是要给老李家留上一个名额的,而这个童试嘛……虽然正直这孩子也到了年龄,不过终归还是小了点,老李家的虎子比正直要大上一个月,这名额就还是给老李家吧!”村长大人说完后,便也收起了烟杆,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一个月,有多大的区别?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村长大人在偏心。

方正直乌溜溜的眼睛一转,马上一个念头闪过,然后,就很“无心”的开口了。

“娘,既然村长和李家伯母都说神候府的考选要比出成绩,为什么不提前安排一场比试再挑选名额呢?”

(新书粉嫩嫩,推荐票就是最大的支持!这玩意儿不花钱,还请给我吧,给我吧,给我吧……开书第一天就看到很多熟悉的朋友,很感动,在此特别感谢:悠彦v,轻松的青松,劍西來,单纯宅男,染就一树芳华,我是乱乱,飘渺⑩兔兔,胖哥哥ZJM,炊烟用小火,的打赏!谢谢你们!)

额敏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和平区劝业场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保定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南充著名牛皮癣医院
河源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