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大鬼话之签合同

2019-10-23 12:57: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犯梦游交待罪行也就罢了,接二连三的犯人白天犟得像头牛,晚上又温顺得像只羊,这就有些说不大过去了。罗小飞组里有个成员平时总神神叨叨的,凑到罗小飞面前锦囊佳句耳语:组长,依我看,他们是见鬼了。 罗小飞好歹也是国家公安机关的刑警一名,标准的无神论者,当即就给了队员一个白眼:再迷信就把你踢出刑警队。 见不见鬼罗拘奇抉异小飞不知道,他只知道看守所里一定出了问题,虽然事情是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可太过蹊跷的事情总会让人心里觉得别扭。罗小飞的第六感一向很准,这一回也是同样。就在那碎尸案的凶手将要被执行死刑的前一天晚上,他已将自己的小命交待在了监狱里属于他的那间小小的牢房里,且死相极其狰遵厌兆祥狞,五官分离身体,一张脸面容模糊,经法医鉴定,五官是被他自己生生扯下的。 自杀的事实摆在面前,可罗小飞还是不相信,不是所有冷血杀手的心都能冰冷到亲手结果了自己的性命,而这个凶手正是对自己狠不下心来的那一类人,否则一开始警察找到他时他便能结果了自己,何苦再到监狱里受这份罪过? 罗小飞是相信自己的判断的,可是凶手已死,死人是不会说话的,法医的证明又在,他也无话可说。不过后来,诸如此类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证明了他判断的正确。 这之后又有几个嘴硬的嫌疑犯被关进看守所,白天死也不招,晚上却在梦游时痛哭流涕交待了实情,移交到监狱后或自杀或痴傻,总之都没有好下场。 怪異的事情發生一次是偶然,發生多次便有問題了,羅小飛便在此時接到上面的命令,讓他們組調查一下這事,以防獄警里有人謀殺。 羅小飛想來想去,覺得還是深入虎穴才能調查清楚,他便和幾名隊員由上面安排,隱藏了身份作為嫌疑犯被關押進看守所里,密切注視著所有嫌疑犯的一舉一動。 在看守所里关了三天,风平浪静,到了第四天晚上,睡梦中的罗小飞听到了一些动静。 常年当刑警让罗小飞养成了睡觉轻的习惯,看守所的生活乏味,他无事可做,晚上早早上床睡觉,睡到夜半,忽然听到了一声拍打,这声音他很熟悉,因为最近电视台在播放新版的包青天,所以他立刻便听出这拍打声正是包青天判案时用惊堂木拍打桌面的声音。 看守所里怎么会有惊堂木的声音? 罗小飞立刻抖擞精神坐起了身,凝神细听,听到隔壁牢房有轻微的说话声。罗小飞记得隔壁关押着的嫌疑人涉嫌绑架某富商的儿子索要赎金,在交易时被抓获,可是孩子至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刑警多放查找也毫无头绪,而嫌疑人却牙关很紧,死活不透露孩子的下落,如今这案子还僵着,负责案子的重案三组队长和罗小飞是朋友,对这个嫌疑犯恨得咬牙切齿。 如今,隔着一道墙壁,罗小飞听到嫌疑人的动静,极其清晰。 惊堂木啪嗒又是一声响,一个深沉男声说:堂下陆虎,你可知自己犯了什么罪? 陆虎素来不屑的声音此时有了些颤抖:你,你,你是谁? 大胆!见到胡判官还不赶快下跪!一道尖细嗓音插了进来。 胡,胡判官?是,是人还是,还是 嘿嘿,就快要做鬼的人了,还管我们是人是鬼?老实交代你的罪行,胡判官可饶你不死。尖细嗓音道。 陆虎依然像白天审问一样装傻:罪?什么罪?我不过是替人收钱 话音还未落,只听得哎哟一声,陆虎的声音已经变得痛苦起来:救,救命! 罗小飞听出不对,掏出上面事先给他准备好的牢房钥匙打开门,悄悄地挪到了隔壁牢房门口,从上面的铁栏向里张望。 罗小飞看到了一团黑气,在牢房里漂浮,黑气正中央长着一张人脸,凶神恶煞的模样,让人看了都心惊胆寒。这团黑气的旁边站着个一手执铁链一手托了张桌子的小童,小脸很白,一脸死气。而陆虎则抱着胸口滚在地上,痛苦不堪。 那黑气啪地又是惊堂木一拍,道:你说还是不说? 陆虎咬牙硬撑:说什么? 黑气怪笑一声:好大的胆子,倘若我把你的心活生生剥出沧州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南昌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上海奉浦美容整形医院在线咨询
乐山治疗卵巢炎费用
常州性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