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战极通天第三千一百四十二章族之恨

2020-01-24 07:27: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极通天 第三千一百四十二章:族之恨

第三千一百四十二章:族之恨

压盖任何武勇与圣威的浩瀚之势在此时的青云剑上耀现澎湃,似大宙降临,又似要将大宙一剑斩裂,那凌厉耀眼几乎不可想象,浩劫剑主、守疆妖王、鸿玄神将,皆世之豪杰,可此时这等威势笼罩下就令他们也心惊,他们明白倘若这一剑的目标是自己,那么虽为宙中豪杰亦有陨落之危!

但此时青云剑的目标依旧是那一座城,那一座本就并不完整,此时更被无数道剑痕割裂的陷宙之城,湛湛青芒代表着青云剑纯粹的斩断意志若天河般惊艳流过,就这么穿透了妖城的核心,接着若一条不息大河萦绕着此城四壁形成一等自上而下的环流,在这剑河环绕下妖城连震颤的能力都被压制,此时唯有不断衍生遍体裂纹并在震颤中不断地走向毁灭……

这一座城塞,耗费妖族不知多少资源,有桎梏大宙之威的鸿蒙堡垒将要崩塌了,守疆妖王、浩劫剑主、镰琅妖王都很清楚这一点,这一条湛湛的青河是如此璀璨,澄澈的青芒令赤子之心灼热钦羡,皆愿醉入那纯粹断道的剑意之内,会世间第一剑凌厉之因,斩尽所有迷茫杂念而在一剑中升华!

而实际上,以圣者之身真正面对这股剑威的结果往往即是从身到心的消亡,这极致的剑意太锐太强,比起太阳更不可直视,这一座妖城的轰然倒塌,所起妖阵披靡,风云席卷就是最好的例子。

此刻鸿蒙之内唯有这一道剑芒,青云剑以皇者之姿映耀世间,一力震妖军,所当者必杀!

这即是神界大阵之威,亦或说青云剑这世间至锐借神界大阵之势极尽爆发出的终极威能,在这令神圣宇宙屹立无尽岁月不倒的深厚底蕴面前就算是妖族王者也不禁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妖城坍塌,针对人之宇宙的桎梏亦是散去,人族与神族陷身妖军以不竭奋战夺得了这辉煌战果,能见到青云剑此时回转,剩余的凛冽剑芒冲着浩劫剑主强势而来,这剑辉,绝命!

“来吧。”浩劫剑主只是依旧张狂地发出大笑,在凛然杀意中傲然不改,而守疆妖王则露出一抹微笑,那胜券在握,令人极度不安的笑。

青云剑?神界大阵?这人族与神族的守护者联手,当真是不可思议的强大,或许以其威势已是真正能与准宇宙境征战而不落下风。

得承认,此处妖族败了,无数英勇的妖军战士在这乱战中身死,更被摧毁了苦心造就的鸿蒙堡垒,这代价不比巅峰圣者陨落要轻。但一切的战斗得失,却皆是整场战争中的微小一环,在这层面上真正的大计,不过刚刚开始。

这所有,终究逃不出妖族算计之外。

青芒切入墨黑之内,倾覆万物的浩劫圣力便像是无数玻璃碎屑在漆黑中炸散,露出其后的鸿蒙青天,满身鲜血的浩劫剑主被生生斩得身躯七零八落,在这生死关头中他的气势却丝毫不改,而今狂笑着依旧催动无穷的浩劫韵律对青云剑碾落,宁死也要与青云剑玉石俱焚,将整个初见曙光的人族文明拖入深渊!

然而此时的青云剑汹涌神界大阵威光,同时具备大宙秩序与最初之剑的伟力岂是这穷途末路的狂妖所能抗衡?无论以什么形象显现的浩劫皆在剑光前消融崩塌,浩劫剑主残存的那些许生命之辉也迅速黯然熄灭……但便在这尊以灭杀神将凶名惊世的妖圣危难之际,一道伟岸身影阻挡在青光前,是守疆妖王!

“青云剑阁下。”守疆妖王平静开口,直面剑芒的他承受着身躯消亡的苦痛,状况绝不比浩劫剑主要好多少,看上去此时的他完全被剑光压制,简直就是为救浩劫剑主反令自己陷入必死之境,见得这一幕的人族圣者眸光闪耀,希冀着青云剑能顺势将这威胁巨大的王者斩杀,却不想那剑芒凛冽的青云剑竟是锋头一转,直接绕过那重伤的守疆妖王,裹挟着鸿玄神将便朝人宙边关方向杀去!

浪潮浩荡,锐不可当,一道惊人的剑痕再度将妖军开辟,而见得这一幕的墨焰大尊、苍茫大帝等人族圣者乃至来援神圣皆回过神来,此时全力爆发汇合并以人宙边关为目标竭力冲击!

作为守方却出征妖军,这等冒险之举本就是为了破坏陷宙之城,而如今此城已毁,完全没有必要继续留在属于妖族的战阵与他们拼命,如青云剑般一剑亿妖灭固然痛快,可每一分厮杀久留都将酿成更大的风险,这是作为弱势方不可承受的。

“诸位莫非以为我妖族军阵,是可来去自如之地?”一声冷喝响起,随即便是一道道杀伐之光犹如囚笼般刺向诸人神之圣,将其回应的是一声锵然剑鸣,青色剑河斩断一路囚笼却张开无数裂纹爆散鸿宇边陲,这一剑斩断了时空、道径与军阵,令人族与神族圣者尽皆聚拢,随之到来的是那令至圣信赖崇敬的青芒黯淡,代表着神人鬼三宙伟力的圣纹散去,失去神界大阵伟力支持的青云剑宛若一柄残破锈剑,这突然间的转变令墨焰大尊、苍茫大帝亦是色变。

“神界大阵将力量撤回了?”突然消失与突然出现一般冲击巨大,先前大显神威的神界大阵竟在此时撤去力量令一等寒意涌上诸圣心头,此时的青云剑黯然,分明承受着先前的征伐的惨重代价,需知道青云剑不仅仅摧毁了陷宙之城,更有三道剑痕惊艳,那锋锐之意斩圣数十,其中包含玄虚高阶强者,而它所面对的对手更不止有疯狂的浩劫剑主,还有妖族军阵与一尊尊玄虚妖圣,论总战力绝不下五尊巅峰圣者围攻,就算准宇宙圣者不作防守强行承受如此攻伐也得重创!

杀入妖军之内连斩妖圣,毁陷宙之城而归,这战绩不比昔日叶天当血阎魔帝之面斩杀灰骨君要差,只是做到这一切的青云剑而今光黯,回归之路唯有靠剩余者自身力量杀出!

“护住青云剑,绝不可令妖族伤他分毫!”苍茫大帝发出一声怒吼,沉浮极道如护城河般萦绕青云剑将其守护,听到此言的墨焰大尊、玄行圣人、鸿玄神将皆郑重颌首,青云剑已是用剑为他们开辟道路,现在也便到了诸圣将它这位守护者守护的时刻!

“言之有理,青云剑圣威绝世,我等怎可伤它分毫?”身穿黑衣的少年宛若致命的鬼影走向诸圣,如同寒星的双目杀机凛冽,对这灭妖者伤分毫乃是天理不容,唯有灰飞烟灭才是其应有归宿!

“诸位,我们每个人皆有可能陨落在此,可无论如何,我人族之路不绝于此,愿为星炎,血佑我人族万世盛昌!”墨焰大尊眼中墨焰跳动,面对那杀意恐怖的黑衣少年第一个悍然杀出,听得此言的一尊尊圣者皆是发出怒喝,此刻圣道绝耀,义无反顾地朝妖军的十面重围发起冲击!

鸿玄神将与众神圣非人,可此时他们同样郑重肃穆,与人族并肩迎向万方妖族,只是此时为人族志气振奋的鸿玄神将却不免将目光投向了神界。

在这诸圣即将回归人宙边关的关键时刻,神界大阵为何突然撤回?

绝不会这时神皇还吝惜神界大阵之力,更不会是意图以此谋害人族与神族中最顶尖的一批圣者,神界大阵的撤回有着必然的原因,这种原因甚至将会是比青云剑锋更能震撼六宙的世界动荡。

不用进一步获取信息与推衍,鸿玄神将已是感觉到了,那一股震撼而骇人的力量……身为神将的他理应在那狂暴漩涡的中心为守护神界奋不顾身而战,但此时他的任务是代表神界驰援人之宇宙,无论如何心焦他也必须完成使命,以此捍卫神的荣耀与尊严。

而此时的神界,一等远比人宙边关战场更为浩瀚与强大的力量也实际的汹涌浩荡,这股力量若可将大宙都生生崩裂,若可将统治宇宙漫长岁月的秩序废除破灭,若能将这世间的任何一人任何一圣尽皆屠戮毁灭,而在这伟力的中心赫然正是三道身影,一道若萦绕着大道无穷,似乎将这世上所有大道完全掌握,其玄奥仿佛自成大宙,简直不可揣度,一道则环绕着澎湃的信仰与祭祀伟力,将一个文明的无数祈祷与传说神话尽皆投现,一个文明的底蕴承载于此,又有谁能承受如斯重量?还有一道则是能将大宙也给遮蔽的庞然大物,它朦胧而狰狞,宛若无限完美的形体处处皆是爪牙锋锐,一股股大宙山水星空之力狂猛抽打在这巨物之身也仅是掀起道道波澜,却不能真正将其重创。

仔细看去,此时交战的赫然便是神圣宇宙与妖之宇宙的三尊准宇宙圣者,三千道圣、虚祭妖祖、蛋毒君主!更准确地说参战者又不止这三人,还包括了一股凝聚神界秩序万古之底蕴的伟力——神界大阵之威,正是在神界大阵的帮助下三千道圣在神界边陲一己阻挡着两尊准宇宙强敌而未令他们踏入神圣宇宙内宙半步!

“幽毒陨落,你已是着魔。”萦绕着万道法相的道杖似乎轻飘飘地划过,却爆发出一股震荡大道的恐怖力量将无数祭祀妖念悉数击破,就连虚祭妖祖自身也被生生击退,这妖族最强者此次没有头戴斗笠,却以一双鲜红的眼眸注视着三千道圣,浓烈的恨意毫不掩饰。

“着魔?”虚祭妖祖冷冷地看着三千道圣,在他身边无数身影浮现,有王者,有战士,有文臣,有孩童,有俯瞰妖宙的巅峰强者与游荡在荒野的蒙昧小妖,他们分高低贵贱、有强弱之差,可他们的眸子却透出同一种意志,那是蜕变于仇恨的杀!

“此乃神话陨落,此乃尊严之辱,此乃我妖族复仇,为我整个妖族的仇恨!”虚祭妖祖的怒吼从神界边荒传遍六大宇宙,令宇宙为之震荡,诸天日月尽皆失色,征战在人宙边关、驻守在妖之宇宙的妖族尽皆攥紧了拳,却感觉有几欲炸裂的洪流在体内滚烫流动,这是夺去心智的疯狂,亦是一股无坚不摧的力量!

“犯我妖族,就唯有血债血偿,除此之外,无另一条路可走!”满脸杀意疯狂的虚祭妖祖狂怒宣言,一等风暴扫荡世界,那强势与决绝令人不寒而栗,似乎此时此刻,妖族的复仇才刚刚开始!

重庆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北京海淀妇幼保健院
贵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
保定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宁夏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