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贵女反穿日常第130章因祸得福

2020-01-24 15:46: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贵女反穿日常 第130章 因祸得福

赵耿行色匆匆的进了家门,一路朝中轴线的主院而去。

主院原本是赵耿夫妇所住的宅院,但自从丹阳公主清醒后,赵耿连夜将宅院腾了出来,请丹阳在主院静养。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以后这处赵家最尊贵的主院便成为丹阳公主的居所。

“殿下今日的气色好些了吗?”

赵耿低声询问妻子,态度很是恭敬。

赵妻揉了揉酸疼的肩膀,轻声回道:“好些了,已经能坐起来了,但还是不能下地。”

心中却暗暗抱怨,丹阳公主也太张狂了些。这两日,赵家上下为了‘恕罪’,一个个将丹阳当祖宗敬着。赵妻这个做婆婆的更是亲自守在榻前,忙前忙后的帮着打点一切。

丹阳若真的懂规矩,应该会极力劝阻赵妻,就算劝不动,也该做到心里有数。

偏偏丹阳是个得志便猖狂的人,醒来后,听身边的宫女说是圣人和皇后派人救了她,还听说皇后特意派了钱公公来赵家给她撑腰,丹阳顿时有了底气。

对赵耿、赵玖父子十分倨傲,对赵妻更是呼来喝去。

赵妻养尊处优了半辈子,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吃过这样的苦头?

只两天的功夫,她便瘦了一大圈,走路都有些打晃。

赵耿将妻子的憔悴看在眼中,叹了口气,低声说了句:“夫人,让你受累了。”

赵妻扯了扯嘴角,“我好能应付。就是阿九,唉,他身子弱,若是再这样下去,我怕他会撑不住啊。”

丹阳病了,赵玖作为驸马,只当近前服侍。

哪怕赵家根本不缺丫鬟,丹阳身边也宫女成群,赵玖也不能躲懒。他‘服侍’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态度。

赵耿眼底闪过心疼,嘴上却说,“有什么撑不住的?殿下重病未愈,最是需要亲人照料的时候。他这个做丈夫的岂能袖手旁观?”

赵妻不赞同的皱了皱眉。

赵耿不欲多说,朗声向里面喊道:“臣赵耿,求见公主殿下。”

足足过了半刻钟,一个小宫方慢悠悠的迎了出来,“赵指挥使请。”

赵耿神色如常的进了堂屋。眼角的余光瞥到儿子顶着苍白的面孔躬身立在榻前给丹阳递茶送水,心就忍不住的发疼。

但最后他还是忍住了,大步走到屏风外,抱拳行礼道,“微臣拜见公主殿下。”

“……父亲不必多礼,请坐吧。”

丹阳总算没有脑残到底,也没有被重新得到圣宠而冲昏头脑,至少对赵耿,她还保持着基本的尊敬。

赵耿却异常恭敬,如同一个合格的臣子。恭敬的询问‘主子’的病体,而后小心的问道:“有件事,微臣想请教殿下。”

“哦?何事?”丹阳公主半躺在榻上,一边跟赵耿隔着屏风说话,一边用手指了指桌上的果盘。

赵玖没说话,默默的将果盘端了过来,拿起银牙签,将切好的水果一小块一小块的喂给丹阳。

丹阳咔嚓咔嚓咀嚼着水果,异常享受这种周到的服务。她没有注意的是,赵玖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豪门少爷。居然能将水果刀玩得那般熟稔。

而且在他舞弄小刀是,苍白得近乎没有血色的脸上泛着奇异的亮光,眼底更是时不时的闪过扭曲的笑意。

“殿下的生辰八字,都有哪些人清楚?”

赵耿严肃的问道。极力不去看屏风后晃动的瘦削人影。

丹阳愣了下,“生辰?父亲,您问这个做什么?”

她与赵玖成亲前,是钦天监给合的八字,所以,她的庚帖并没有送到赵家。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好好的,赵耿为何要问她的生辰?

等等,丹阳似是想到脸色很忙,忽然阴沉了脸色,急切的问:“父亲,莫非我这次昏厥,是、是被人做了手脚?”

比如巫蛊、诅咒什么的。

丹阳虽然是来自后世的灵魂,原该不信鬼神的。但她的经历太过诡异,又是穿越又是重生的,这本身就超越了科学能解释的范畴。

丹阳愈发敬畏起那些神秘力量,偶尔脑洞大开,还会联想后世看到的小说桥段。

有时候,她比真正的大齐人还要迷信。

“正如殿下猜测的那般,”

赵耿点了下头,“据明心真人说,殿下所中的是一种南疆秘术,以血下咒,夺人神魂。其中还需要用到生辰八字。”

而在许多富贵人家,真实的生辰八字都是秘密,非亲近之人不知道。

丹阳变了脸色,皱眉将有可能知道她生辰的人在脑中过了一遍。

良久,她‘啊’的一声,“是她,一定是那个老不死的贱婢。”

赵耿听完丹阳的话,略略松了口气。刘贤妃身边的老宫女,唔,这倒是个线索。顺着个这个宫女查一查,或许能找到下咒的真凶呢。

另外,赵耿也想知道,到底是谁躲在暗处想要算计赵家!

丹阳打发了赵耿,又不耐烦的挥退了赵玖,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榻上发呆。

她先是咬牙切齿的骂了一通:“好个刘贤妃,死了还不忘算计我。竟用如此歹毒的血咒,幸好我福大命大这才躲过一劫。”

接着,她的脸上又浮现出一丝得意:“不过也好,虽然险些进了鬼门关,却得到了一份珍贵的礼物。唔,让我好好看一看,刘贤妃居然还藏了那么大一份‘财宝’。”

刘贤妃想借血咒抢侵占丹阳的神魂,不想却被明心做法破坏掉了。

丹阳公主死里逃生,不但捡回了一条命,还因祸得福,融合了刘贤妃的一部分记忆。

从这段记忆里,丹阳发现,刘贤妃根本不似平日里表现得那般本分、恭顺。而是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军方’?!

刘贤妃居然是军方安插在皇宫的眼线。她的手中更是掌握了许多宫妃和皇室的秘辛。

丹阳还通过刘贤妃的记忆,知道了一些‘军方’高层的底细。

“宝贝,这都是宝贝啊。”

丹阳兴奋异常,愈发觉得自己才是这个世界的女主,有了那些资料。她或许能再搏上一搏。

对了,先联系哪一个人呢?

是萧道宗,还是――丹阳喜滋滋的盘算着。

……

明心道人掐手决的动作越来越快,额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身体也微微有些颤抖。

与那日在赵家的做戏不同,明心此刻没有任何花哨、夸张的动作,集中全副精力破除血咒。

令他意外的是,这一次破解的过程十分艰难。

那个侵占齐谨之神魂的孤魂野鬼,非常难缠。且齐谨之被下咒的时间太长,那孤魂已渐渐吞噬了齐谨之的神魂,变得越来越强大。

明心道人所谓的‘做法’,便是用法力困住孤魂,帮齐谨之反噬。

奈何齐谨之的力量太弱了,一时半会的,根本无法制服那孤魂。

“母亲!”

顾伽罗站在一旁看着,见明心情况不好,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手心湿漉漉的,顾伽罗唯恐明心会失败。齐谨之会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她下意识的抓住了清河县主的衣袖。

“香儿放心,谨哥儿定不会有事的。”

清河县主不知道是在劝慰顾伽罗,还是在说服自己。

临窗大炕上,‘齐谨之’似是被梦魇了,脸颊上汗水涔涔,头不住的左右摇摆,动作幅度比方才大了许多。

明心神色凝重,掐手决的速度愈发快乐,几根舞动得手指都有了幻影。

忽然。‘齐谨之’直挺挺的坐了起来,双眼呆滞,仿佛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大爷?”

顾伽罗惊呼一声,想要冲上去。却被清河县主一把抓住了。

“别急,法事还没做完呢。”清河县主心里猫抓一样,还是强自忍住了。

“啊~”

‘齐谨之’猛地双手抱住脑袋,痛苦的惨叫一声。

清河县主和顾伽罗的心头齐齐一震,婆媳两个同时扑到了榻前。

她们伸出颤巍巍的手,正欲去抚摸‘齐谨之’的胳膊。不想‘齐谨之’咚的一下,重重的栽倒在炕上。

“大、大爷~”

顾伽罗不敢大声喊,小声的呼唤着。

清河县主不像顾伽罗这般失态,但她颤抖的双手还是泄露了此时的心情。

“好了!贫道幸不辱命,总算驱除了那恶鬼。”

明心道人睁开眼睛,长长吐了一口气,抬袖子擦去额头、脸上的汗水,声音有些虚弱的说道。

清河县主和顾伽罗大喜过望,齐声问了句:“真的好了?”

她们的儿子/丈夫能清醒过来、恢复如初?

两个小道童赶忙夫妻明心,明心摇晃了一下,险些又跌坐回蒲团。

“没错,血咒已经解除。接下来只需等着齐大爷苏醒即可。”

明心累得够呛,只想早些回去休息,飞快的说:“不过,齐大爷的神魂受损,清醒后,可能会留有后遗症。”

顾伽罗一惊,急切的问:“什么后遗症?我们家大爷不会、不会变成傻子吧?”

清河县主没说话,但眼中满是担忧。

明心想了想,没有把话说得太死,“没那么严重,有可能会出现记忆紊乱,或是记忆部分缺失的情况。”

顾伽罗和清河县主对视一眼,婆媳两个纷纷松了口气。只要她们爱的人能回来,失忆、记忆紊乱什么的,都不重要。

“来人,送真人回去休息。”

清河县主这才发现明心虚弱的样子,赶忙吩咐道。

鹦鹉领着几个粗壮的婆子,恭敬的将明心师徒三个送回客舍休息。

顾伽罗和清河县主则围坐在榻前,一眼不眨的盯着齐谨之。

不多时,齐令先从外头回来了。

顾伽罗将房里的丫鬟都打发出去,西次间里只留下他们四个主人。

“怎么样?法事很成功吧?”

齐令先弯腰看了看齐谨之,扭头问向清河县主。

清河县主连连点头,控制不住的欣喜,“明心真人说已经解除了谨哥儿所中的血咒,只等他醒来就好了。”

说罢,清河县主双手合十,嘴里不住的念佛。

齐令先明显的松了口气,“这就好,这就好。”

清河县主想起之前的安排,赶忙低声问:“老爷,外头的事都料理干净了?”

齐令先点头,“已经全部处理妥当。不管谨哥儿醒来后是个什么样子,都不会引人怀疑。”

他们要做的事,不单单是安全救回齐谨之,还要继续之前布下的局。

齐令先不想过去几个月的安排付诸流水。

尤其是军方和锦衣卫,齐令先绝不愿引起他们的怀疑。过去两天时间里,齐令先做了许多安排。

顾伽罗在齐令先进来的时候,便起身站在了炕前。

她担心的看着齐谨之,低喃着:“大爷他清醒后,应该还是过去的大爷吧?”

她不想看到一个性情大变,或是彻底失忆的齐谨之。

‘齐谨之’的种种行径,已然让她心里十分不舒服。

虽然顾伽罗一次次的告诉自己,那些事是‘齐谨之’干的,根本不与齐谨之相干。

可面对同一副皮囊,顾伽罗很难分得清楚。

如果醒来后的齐谨之再变了脾性,顾伽罗自己都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

时间在顾伽罗的胡思乱想中一点点的过去了。

次日清晨,沉睡了半天一夜的齐谨之睁开了眼睛。

“大爷?”

顾伽罗趴在炕前凑合了一夜,听到动静,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正好看到齐谨之茫然的样子。

“……”齐谨之扭过头,愣愣的看着顾伽罗。

顾伽罗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吧,大爷真的失忆了?不记得她了?

就在顾伽罗心慌意乱的时候,齐谨之开口了,他试探的唤了一声,“阿罗?”

顾伽罗眼睛一亮,直直的望着他。

他的双眼深邃而澄净,目光中带着疑惑、不信以及隐隐的狂喜,是他,是她熟悉的齐谨之!

“大爷!”

顾伽罗想对他展开笑颜,但眼泪却先流了出来。

齐谨之伸手抚着她的脸颊,指腹感受到温暖细滑的触感,是那样的熟悉、真实!

齐谨之又唤了她一声,“阿罗?!”

顾伽罗点头、再点头,“是我。大爷,是您吗?”

齐谨之闭了闭眼睛,猛地睁开,映入眼帘的已然是熟悉的面容。他不禁扯出一抹笑,“是我,我回来了!”

他不但撕碎了齐勤之的神魂,还融合了对方的记忆,然后顺利的回来了。(未完待续。)

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需要预约吗
安徽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
威海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泉州儿童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